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
本文摘要:(原标题:遭割颈港警接受CGTN采访:香港有些人,完全没有独立思维), ,10月13日,香港警察祥哥(Alex)在奉命执行公务时,遭暴徒用利器从后割颈。涉事的19岁男子,因涉嫌蓄意谋杀,被警方逮捕。其因行为恶劣,不被允许保释。,, 企图谋杀港警的19岁青年 图自
(原标题:遭割颈港警接受CGTN采访:香港有些人,完全没有独立思维), ,10月13日,香港警察祥哥(Alex)在奉命执行公务时,遭暴徒用利器从后割颈。涉事的19岁男子,因涉嫌蓄意谋杀,被警方逮捕。其因行为恶劣,不被允许保释。,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企图谋杀港警的19岁青年 图自港媒,昨晚(12月1日),受害港警接受了央视CGTN主持人刘欣的采访。由于声带永久性受损,该港警声音沙哑,右颈刀疤清晰可见。面对香港部分极端人士的“仇警观点”,他表示不认同警察用了过大的武力。警察用多少程度的武力,和他受到袭击的程度有关。“某种程度上,违法犯罪的人,才是不喜欢警察的。”,谈及“年轻暴徒”的问题,他表示,不同意任何用暴力去表达诉求的方式。“现如今这么多年轻人出来示威,甚至使用暴力,我个人的看法是,香港的教育制度,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呢?”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受伤港警接受采访 图自CGTN视频截图,这名港警首先回忆了当天的事发过程。“(当天)我奉命去地铁站那里,看看有没有一些刑事毁坏的事件出现。那我们去到有人群聚集的地方,但是未发现相关刑事毁坏事件发生。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,当时我发现我右边脖子被人捅了一下。当我转向右后方的时候,我就看到袭击我的那个人,手持一个武器,右手向后缩。然后我得到我的同事的帮助,成功将其制服。”,“我都不知道我的伤势这么严重。当我制服了他以后,我就发现脖子领口上有血,上身制服都湿了,我就知道已经流了很多血了。静脉和迷走神经断了。本来医生预计这个手术要做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,但这个手术做了4个小时。医生说我运气很好,没有割到动脉。”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右颈伤口清晰可见,刘欣问道:他为什么要袭击您呢?你有没有想过?,这名港警回答,香港有一部分人,完全没有自己独立的思维,他们容易被其他人士所影响,去做这些激进的行为。,警察用多少程度的武力,和他受到袭击的程度有关。“我不认同警察用了过大的武力。虽然我受了伤,大家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,有人用汽油弹、砖块、弓箭,袭击我的同事。这全部都是致命的暴力袭击。警察使用的都是相对来说较低层次的武力。警察是执法者,警察并不涉及任何的政治争执。有人犯法,我们就要处理。”,谈及“年轻暴徒”的问题,这名港警表示:“无论是作为市民还是警察,我都不同意任何用暴力去表达诉求的方式。现如今这么多年轻人出来示威,甚至使用暴力,我个人的看法是,香港的教育制度,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呢?”,现如今有些港媒晒出所谓“民调”显示,香港公众对香港警察的信任度非常低。对此,受伤港警认为,香港警队期望得到香港市民的认同。“但是我们的职责,就是执行香港的法律,维持社会的治安。某种程度上,违法犯罪的人,才是不喜欢警察的。”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,对于选择警察作为职业的决定,他没有任何动摇。当被问及“子承父业”的问题时,他毫不犹豫地表示,“会。我觉得我做这个职业,可以帮到人。我觉得有一个责任,一个使命感。如果我的孩子认同的话,我非常开心。”,同日,刘欣还采访了受伤港警的妻子。后者表示,近几个月香港发生的暴力事件太严重,同时部分香港媒体也散播抹黑港警的新闻,“好像我们变成了独立人群”。她的家庭因此也受到了影响,丈夫遭到“起底”,孩子的学校也遭到“起底”。“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不能告诉别人,爸爸是警察。”,遭暴徒割颈港警受访:香港有些人 完全没有独立思维,但是这名警嫂依旧支持自己的丈夫从事警察工作。如果将来自己的孩子也选择做警察,她会同意。, ,, ,,

内容聚焦